1. <strong id="no7uq"><pre id="no7uq"></pre></strong>
    <em id="no7uq"><acronym id="no7uq"></acronym></em>
  2.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3.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4. <tbody id="no7uq"></tbody>


    林風眠?瓶花仕女
    LIN FENGMIAN?BEAUTY

    林風眠從沒有一刻放棄過對東西方藝術的比較和思索,并把這種思考化成他融合中西的努力。 在畫面中他一面強調用線,一面又避免書法性線條,而努力 “用線去表現體”。同時,墨僅僅被當作一種顏色來看待,甚至在局部進行平涂式的處理,而與之相應的是對白粉的應用,這使畫面中的白,不復是有意留白,而是色彩的一部分,它使身處逆光中的人物更有空間感,也使暈染性的著色更為輕盈、透明。在經過成百上千次重復同一題材的創作后,林風眠終于找到了屬于個人形式的最佳構成狀態。 現今所見的林風眠古裝仕女,畫法風格大體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墨筆勾勒,再染以墨、色者,其風格較近于傳統仕女;一類用彩墨畫,略有光的表現,肌體大抵用平涂,講究統調,間以墨與白粉勾勒衣紋,大都刻畫半具體半抽象的環境,營造一種蒙朧的情調。 總的看來,這段時期的仕女畫用典雅的色澤來捕捉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美,并由姿情和氣質傳達出東方女性的溫柔閑雅、清淡秀媚、如詩如夢。沒有“落花無言,人淡如菊”的感懷,卻可以尋出“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傳統的意向。其形式感與情調的營造,與畫家吸取宋瓷的透明性、純潔感有關,但所畫仕女的迷人彩色、現代感和秀美神韻,應來自畫家的心理體驗和遙遠的青春記憶。

    ※602

    林風眠(1900-1991) 瓶花仕女

    紙本鏡心

    款識:林風眠。
    鈐?。毫诛L眠印
    LIN FENGMIAN BEAUTY Mounted and framed, paper
    67.5×66.5 cm 26 5/8×26 1/8 in 約4平尺
    RMB: 1,200,000-1,6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