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no7uq"><pre id="no7uq"></pre></strong>
    <em id="no7uq"><acronym id="no7uq"></acronym></em>
  2.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3.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4. <tbody id="no7uq"></tbody>


    李可染 ?七牛圖
    LI KERAN?BUFFALOS

    《九牛圖》、《七牛圖》等都父親是八十年代中期后開始表現的題材。這時,父親步入八十高齡,年齡給父親帶來了時間與生命的緊迫感。他常說“我是時間的窮人?!币渤懓资先司洹鞍V思長繩系日”,畫中題“一年容易秋風起”,這些是他對光陰歲月的敏感。這時,父親也自然地對自己筆墨生涯與人生進行回顧、思考,并關注中國畫、中國文化在當代世界文化發展中的地位與關系。 諸多的《群牛圖》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創作的。父親在這個時期所作的群牛,減弱了對具體自然意境的描寫,而增強了作品的精神性與文化性的表現,更富于神韻?!芭R擦Υ鬅o窮,俯首孺子而不逞強,終生勞瘁,事農而安……純良溫順時亦強犟,穩步向前,足不踏空……”這是父親在《群牛圖》中常用的題跋??磥硎菍ε5木竦某珥?,實際上也是對他自己藝術人生的真切寫照。這時所畫的牛群弱化了牛的真實性而強化了筆墨結構的書寫性、單純性及形式上的抽象。同時增強畫面題跋,每個字的形式結構美及整體行氣的連貫性,珠聯璧合。用筆也更沉實、蒼厚與豐潤。在這些牛圖中也開始出現小牛,這是父親在期望著生命的孕育與藝術生命的延續。這時的《群牛圖》像是把精神品格和中國畫筆墨韻味更有機結合在一起的水墨碑刻。 ——李小可

    ※634

    李可染(1907-1989)?七牛圖

    紙本鏡心?1987年作

    款識:一九八七年,歲次丁卯年元宵佳節,可染于師牛堂。
    鈐?。喊装l學童、李、可染、孺子牛
    LI KERAN?BUFFALOS
    Mounted and framed, paper?1987
    68.5×137 cm?27×53 7/8 in?約8.4平尺
    RMB: 2,000,000-3,5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