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no7uq"><pre id="no7uq"></pre></strong>
    <em id="no7uq"><acronym id="no7uq"></acronym></em>
  2.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3.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4. <tbody id="no7uq"></tbody>


    任伯年?春禽四屏
    REN BONIAN?FLOWERS AND BIRDS

    《春禽四屏》此花鳥四條屏極盡伯年所能,描繪了桃花、紫藤、鴛鴦、八哥等不同寓意吉祥之花卉和飛禽。筆墨簡逸放縱,勾勒點染交替互用,設色明凈淡雅,富有巧趣。任伯年善于以多種藝術手段處理畫面意境,不為畫壇流風所困,不因襲模仿,不固步自封,故能在晚清的畫壇上別樹一幟。

    近觀畫面,妙不勝收。梅花之富貴玲瓏,芭蕉之含煙帶雨,紫藤之親切自然,花卉相互穿插,用筆之果斷自然,設色明麗清新,無有出其右者。從畫面之燦爛色彩、精湛筆墨就能感受到潤含春雨的江南春意,這正是伯年才華之所在。

    此四條屏用筆富于變化,用色用墨靈活,對比鮮明而和諧,把最顯眼的色彩施于最重要的部位,使色彩為表現主題服務。在章法布局上,主從、疏密、賓主等關系井然有許。即使是并列的折枝花卉,也做到主次分明、虛實過渡,鳥的抑揚,花的起伏,葉的虛實,景的陪襯,都是經過統一經營的整體,達到了內容和形式美感的高度統一。任伯年善于學習前人的藝術精華,做到“施其意而不失其跡”,不僅更重視觀察寫生,而且吸收了水彩畫的技巧,發展了傳統的沒骨畫法,影響所及,惠澤畫壇。

    任伯年的繪畫少有題詩,雖然無詩,卻宛在詩境中,立意、構圖、用筆、遣墨都蔚為大觀。近代海上畫壇高手云集,任伯年能夠一枝獨秀,不是偶然的,他極有天賦,又很勤奮,故未到而立之年,已經名重于大江南北。徐邦達曾推崇兩個人為海上畫壇的領袖,一個是趙之謙,另一個是任伯年。山陰曾經誕生過徐渭、陳洪綬這樣的大家,其中陳洪綬對任伯年的影響十分巨大,任伯年不僅繼承了陳洪綬,而且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突破前人窠臼,創造性的革新發展了花鳥畫的技法和題材。

    ※659

    任伯年(1840-1896)?春禽四屏

    絹本精心?

    款識:1.晴浦二兄雅正。伯年任頤。
    2.儷楠仁兄大人鑒。同治庚午秋,任頤。
    3.小洲仁兄大人雅正。乙亥,任頤。
    4.伯年任頤寫。
    鈐?。侯U印(4次)
    備注:香港佳士得1993年秋拍,lot201。
    REN BONIAN?FLOWERS AND BIRDS
    Mounted and framed, thin silk
    D:26.5 cm(每幅)
    RMB: 500,000-8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