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no7uq"><pre id="no7uq"></pre></strong>
    <em id="no7uq"><acronym id="no7uq"></acronym></em>
  2.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3.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4. <tbody id="no7uq"></tbody>
    logo
    新聞中心

    徐悲鴻致周揚信札一通:揭露劉海粟“四大罪狀”

    徐悲鴻致周揚信札一通:揭露劉海粟“四大罪狀”

    徐悲鴻與周揚等人合影

    徐悲鴻與劉海粟,兩位中國畫壇巨匠,藝術軌跡、名聲技藝不分伯仲。二人之間一段中國美術史上的公案,曾經因兩封信的面世,被曝光在世人面前。徐悲鴻的夫人廖靜文女士曾在《中國新聞周刊》記著訪談中這樣說道:“悲鴻的這幾封信札是我看著他書寫的,沒想到有一天還能再次面世并引發波瀾?!?/p>

    徐悲鴻致周揚信札一通:揭露劉海粟“四大罪狀”

    北京匡時2011春季拍賣會

    LOT 0955

    徐悲鴻致周揚六月五日、七月八日信札

    成交價209.3萬元

    徐悲鴻致周揚信札一通:揭露劉海粟“四大罪狀”

    北京匡時2014春季拍賣會

    LOT 0598

    徐悲鴻致周揚六月十八日書

    成交價379.5萬

    北京匡時曾在2011年、2014年拍賣過三通徐悲鴻致文化部長周揚的信札,其中詳細記載了徐悲鴻對于與劉海粟之間的恩怨的看法,以及二人“筆戰”的過程。三通信札分別書于1953年6月5日、6月18日和7月8日。

    徐悲鴻致周揚信札一通:揭露劉海粟“四大罪狀”

    暢懷——近代碑學流派專場

    LOT 1611

    徐悲鴻 致周揚信札一通

    紙本鏡心 1953年作

    28×187 cm

    RMB: 2,000,000-3,000,000

    在北京匡時2018春拍“暢懷——近代碑學流派專場”中,又一封徐悲鴻致周揚先生信札現身,這件長函書于6月1日,為四封致周揚信件中最早的一封,更加全面陳述了徐劉矛盾,文字內容最多,篇幅最長,甚至是可以說這是目前市場可見最長的一件徐悲鴻信札。徐悲鴻在這封信中重點陳述了他所知的劉海粟“四大罪狀”:

    1. 揭露了劉海粟乘用日本軍用飛機從新加坡返回上海,并與日本軍官來往密切。徐悲鴻還將劉海粟比作大奸臣秦檜,說他“禍國殃民”。

    2. 揭露了劉海粟在美術上抄襲欺騙等行為,還特意指出其字畫多請達官貴人題字,既是拍馬屁又提高自己身價,令文化人不齒。

    3. 揭露了劉海粟在創立私立上海美專的三十多年來,將其作為自己斂財的道具,將西方沒落畫家的作品倒賣給國內的學生們,誤導了一部分青年學生。

    4. 揭露了劉海粟個人生活作風的不檢點之處,包括利用職務之便盜取國家財產以及愛好吃喝牌賭等不良嗜好。

    從這封信中,可以看出徐悲鴻與劉海粟二人在當時勢同水火,在學術乃至人格上邊都予以彼此強烈抨擊。

    書于6月5日的信札中曾提及此封長函:“前幾日,我為抗議漢奸劉海粟出任華東美專校長,曾與先生面談,并致長函備忘(又附覽劉國畫兩冊)?!贝朔锥痊F身的長函與前三件相互呼應,互為印證。

    徐悲鴻致周揚信札一通:揭露劉海粟“四大罪狀”

    這封《徐悲鴻致周揚信札》不僅具有非凡的歷史價值,更具有極高的藝術價值。徐悲鴻書法師承康有為,同樣是碑學書風倡導者與實踐者。他的書法擅用圓筆,轉折如篆籀,裹鋒行筆,氣力彌滿張揚。這種風格類似魏碑中雄渾超逸的《石門銘》,而又熔鑄了篆隸書法的用筆,從而顯示出一種遒勁而高古的美感。這封致文化部長的信札,正是他放松狀態下的創作,最能表現其書法脫胎自魏碑的特征。


    聯系我們

    北京市 朝陽區 阜通東大街1號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層
    電話: +86 (10) 84400975/76/77
    電傳: +86 (10) 84400978
    郵箱: council@council.com.cn

    您所關注

    匡時關注全球藝術品動態,并將及時更新公司的網頁 與大家分享。

    您感興趣的品類:

    • 中國書畫
    • 瓷器雜項
    • 當代藝術
    • 佛教藝術
    • 珠寶尚品
    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我們將會嚴格保密, 僅用于回答您的問題和評論,或用于用戶 資料更新. 請閱讀我們的保護隱私的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