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no7uq"><pre id="no7uq"></pre></strong>
    <em id="no7uq"><acronym id="no7uq"></acronym></em>
  2.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3.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4. <tbody id="no7uq"></tbody>
    logo
    作品信息

    藝術家:

    作品名:釉里紅歲寒三友玉壺春瓶連紅木原裝舊盒

    質 地:

    尺 寸:高33cm

    編 號:2860

    估 價:12000000~15000000

    成交價:RMB 27,600,000

    釉里紅歲寒三友玉壺春瓶連紅木原裝舊盒 2011春季藝術品拍賣會 瓷玉工藝品專場 作品號:2860 2011-06-08 下午16:00
    明代官窯瓷器專題
    明代是中國瓷器史上光輝燦爛的時代,尤其是集合一流能工巧匠與藝術家們所共同制作的官窯,其成就更是令人贊嘆。通過明初洪武的堅實基礎,到了永樂、宣德、成化等朝代形成了明代瓷器的鼎盛期,隨著制瓷技術的演進與各朝皇帝的愛好,各種前代所未見到的瓷器被成功地燒制出來,譬如洪武釉里紅、永樂甜白、宣德青花、成化斗彩、弘治嬌黃、嘉萬五彩代表了明代官窯瓷器的最高成就,其器形、紋飾、發色成為歷代模仿的典范。但由于戰亂、天災及日常損耗,使得明代官窯瓷器甚為罕見,極具收藏價值。
    曠世稀珍——明代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
    在中國蕓蕓眾瓷中,有一種瓷瓶,它身姿清秀、曲線曼妙,與梅瓶、賞瓶并稱“瓶中三寶”,它就是玉壺春瓶。在明清六百年官窯燒造史中,有一種玉壺春瓶,它僅僅燒制三十年,短暫如同流星,卻如太陽般光輝永耀,為后世不懈仿制。它一度不為世人辨識,蹤跡混淆,如今已被視為藝術品殿堂的拱璧之寶,聲名顯赫。今天在北京匡時,它芳影再現,一展絕代風華。它就是曠世稀珍——明代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
    洪武朝瓷器是上承元代、下啟永樂宣德的重要轉變時期,總體風格介于元代和永樂宣德朝之間。就釉里紅而言,洪武釉里紅瓷器是明代燒制最成功的階段,也是極盛時期。如果說元代是以青花瓷器為釉下彩繪瓷器的代表,那么洪武朝則開始了以釉里紅瓷器為釉下彩繪瓷器的新時代。雖然處在元明之際的轉變期,洪武釉里紅在拉坯、燒成、釉色等各方面都達到了頂峰。
    就此件明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撇口束頸,流肩垂腹,圈足,無年款。其制作規整,線條流暢,造型優美。從胎釉、造型、紋飾、釉色乃至存相,各個方面均是精臻至極。細細品賞,可見其自口至足部以S形的優美曲線塑造出柔和勻稱的造型,猶如女子的豐滿與纖細。通體裝飾紫紅色花紋:里口繪制一周卷草紋邊飾;頸部繪飽滿的芭蕉葉,下部依次承接一周回紋、勾云紋和倒垂如意紋;腹部繪松石花卉圖,節奏明快流暢。近足處是一周寬厚的蓮瓣,蓮瓣內以單線勾勒漩渦紋。底足平切,圈足內施白釉,薄釉處泛黃,厚釉處呈乳白色,刷抹痕跡細如發絲。比照元代和永宣玉壺春瓶,它已經擺脫了元代粗厚、略顯笨重的體態,逐漸向永樂朝的挺拔俊秀過渡:胎骨雖不如元代渾厚樸素,分頭重量卻重于永宣;垂腹較元代更為寬大,圈足變淺,瓶頸略顯舒展,而重心雖卻比永樂器稍高;花紋紋飾雖然仍然采用分層描法,比元代多達十幾層的繁縟層次已經大大減少,主題也更加清晰,改變了元代繁密粗放的風格,漸趨向永樂朝的細膩纖巧的發展。另外,此瓶與1960年發掘的洪武朝忠臣宋晟墓所出土的玉壺春瓶造型極其相似,亦是其重要的斷代依據。
    釉里紅在元代已經正式燒制,清洪武年間的流行應與開朝皇帝朱元璋的喜愛和需求有關。朱即為紅,又是漢族崇尚的尊貴喜慶之色。從語意上理解,把釉里紅作為朱家皇朝的專用器充滿了霸氣和尊貴,完全符合草根皇帝朱元璋的性格。但是“要想窮,燒銅紅”,明洪武以后,“釉里紅實難燒制,故用礬紅彩替燒”。然而盛名之下,后世所企。釉里紅的難燒并未阻擋后世仿造的步伐,清康熙官窯甚至全力摹仿燒造過一只明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明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的聲名由此可見一斑了。
    時至今日,釉里紅工藝尚有眾多奧秘未完全揭曉,但是其燒制之精難卻已是眾人皆知的共識。簡單地講,釉里紅瓷器是高溫釉下彩繪瓷器的一種,它是將含有金屬銅元素為呈色劑的彩料按所需圖案紋樣描繪在瓷器胎坯的表面,再罩以一層無色透明釉,然后入窯在1350℃以上的高溫還原焰氣氛中一次燒成。由于銅元素在高溫下極易揮發甚至在釉汁中擴散,對于這種極為敏感的紅料,陶匠必須小心謹慎處理釉汁成份、銅紅料比例、窯內的焙燒溫度和氧化程度,以及瓷胎在爐膛內的擺放位置,以期達預期的顏色效果。如果溫度過高,銅料會全部揮發干凈,溫度過低則彩晦暗。即使工匠極盡能事,不理想的釉里紅產品仍是占了大多數。在這樣幾近苛刻的呈色環境下,諸如此玉壺春瓶所呈現出的紫紅色并略微泛灰色色調,且發色勻稱即是標準至極,具有極高的藝術成就。
    明洪武朝御窯廠處于恢復時期,采用的是顆粒較粗、易于蒸發水分的麻倉土作胎。這種胎燒造時極易造成胎、釉膨脹系數的不同步,導致出現胎體發糠、釉面開裂、成品變形甚至窯裂等糟糕情況。即使像2006年香港佳士得拍賣會上以7852萬元成交的洪武釉里紅牡丹紋玉壺春瓶,也存在微微的“塌肩”狀況,腹部下方還有一道約5厘米長的窯裂。除了先天不足,在六百四十多年的流傳過程中,玉壺春瓶僅有四五毫米厚的口沿是最薄弱、最易受傷的部位。據統計,在各大博物館和拍賣會上出現的洪武玉壺春瓶中,九成傳世品有不同程度的損傷或瑕疵,其中95%的傷在瓶口。如此估算,此件明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應屬僅占一成的完整無缺傳世品行列,可謂鳳毛麟角。
    “物以稀為貴”。除了發色難、成型難,明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存量稀少是其珍貴的重要因素。御窯廠、府邸等這些考古埋藏屬性明確證實洪武釉里紅屬官窯器,這與明初景德鎮民窯和墓葬中沒有發現釉里紅的現象也是相互印證的。另外,在發掘的標本和傳世品中,釉里紅玉壺春瓶樣式、紋飾高度相仿,出現了模式化和規范化的特點。這種宮廷專用的作風,與元代瓷器以外銷為主、隨意性很大的特征是截然不同的。
    數量稀有之外,此瓶的花卉紋飾也頗有特色。以洪武瓷器的花卉圖案而言,紋飾題材大體上可以分為纏枝和折枝兩種。菊紋、蓮紋或牡丹紋是最為常見的纏枝圖案。底足所繪卷草紋和其上的蓮瓣紋均采用了卷草狀渦卷形的仿云紋母題,是傳統的紋飾造型。此玉壺春瓶上畫工純熟,如頸部的芭蕉紋葉邊較窄,主葉脈僅以白描勾畫,葉紋顯得輕靈,與修長的瓶頸相互呼應。肩部的一圈垂云紋是由元代常見的云肩簡化而為。腹部牡丹花蕊均留有一道白邊,畫法簡潔有效,與周圍深色花瓣的濃淡對比十分明顯。松竹、梅花與湖石高低錯落,空間布局疏朗大方,美感浮顯。目前所知,與其題材相同的明洪武玉壺春瓶見于香港太平紳士羅桂祥所藏。
    洪武釉里紅的市場價值與其認識過程息息相關。與亮麗而工整的明清青花官窯器相比,明洪武釉里紅似乎有些黯然失色,再加上洪武朝遺傳世品不多,書寫款識甚少,所以很長一段時間內,人們把釉里紅中的粗笨器歸為元代,秀巧器物歸為永宣時期,洪武釉里非元即永宣,認識相當含糊。直到近三四十年來,隨著南京明故宮遺址、北京明代司鑰庫舊址和江西景德鎮珠山御窯遺址的考古發掘,數千件洪武瓷片被辨識分離出來,經過與紀年墓出土實物和傳世品的相互對照,明洪武釉里紅的面貌最終被揭示出來。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世界藝術品市場掀起一股“洪武釉里紅”收藏熱潮。1987年香港蘇富比秋拍,大收藏家趙從衍舊藏洪武釉里紅纏枝菊紋玉壺春瓶以1122萬港幣的成交價揭開了洪武釉里紅官窯瓷器的天價序幕。第二年,洪武釉里紅纏枝牡丹紋玉壺春瓶趁勢又創造了1705萬的新紀錄。時至2006年,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再續新篇,以7852萬港元的新記錄被博彩業大亨史蒂芬?永利博得頭籌,并慷慨贈與澳門博物館。洪武釉里紅的巨大魅力如磁石般深深著吸引著世界藏家的眼光。
    回眸凝視此件洪武釉里紅玉壺春瓶,毋庸置疑,它是洪武釉里紅瓷器中的珍品。它歷經六百多年的時空歷程而完好無損,工藝極其微妙卻終究完美呈現。這一切怎能不令觀者傾倒嘆絕,又怎能不陶醉于這一瓷器藝術盛宴呢。
    來源:此件作品出自與中國頗具淵源的一位美國老人,他早年曾參加過中國的抗日戰爭,歷任駐華美軍的高級將領。其家中收藏了大量的近現代字畫和文玩、瓷器,并有自傳在美國出版。盡管自傳中沒有相關此件玉壺春瓶的介紹,但是與其出自同一藏家的另外一件珍品卻在去年為世人矚目。就是2010年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以5666萬港元成交的御制青玉雕馬遠四皓圖山子。

    聯系我們

    北京市 朝陽區 阜通東大街1號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層
    電話: +86 (10) 84400975/76/77
    電傳: +86 (10) 84400978
    郵箱: council@council.com.cn

    您所關注

    匡時關注全球藝術品動態,并將及時更新公司的網頁 與大家分享。

    您感興趣的品類:

    • 中國書畫
    • 瓷器雜項
    • 當代藝術
    • 佛教藝術
    • 珠寶尚品
    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我們將會嚴格保密, 僅用于回答您的問題和評論,或用于用戶 資料更新. 請閱讀我們的保護隱私的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