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rong id="no7uq"><pre id="no7uq"></pre></strong>
    <em id="no7uq"><acronym id="no7uq"></acronym></em>
  2.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3. <progress id="no7uq"><track id="no7uq"></track></progress>
  4. <tbody id="no7uq"></tbody>
    logo
    作品信息

    藝術家:吳大澂

    作品名:臨西廬山水冊

    質 地:設色紙本

    尺 寸:46×29.5cm×12

    編 號:0254

    估 價:3500000~4500000

    成交價:RMB 5,635,000

    吳大澂 臨西廬山水冊 上??飼r2021年春季拍賣會 中國書畫專場 作品號:0254 2021-07-08 下午12:45
    吳大澂身兼文臣、武將、金石學家、考古學家、書家、畫家、收藏家諸多身份,不一而足,且每一項皆有大觀。其書畫恪守傳統文人山水畫之正脈,筆墨含蓄,蒼潤松秀,渾厚清逸。吳愙齋收藏宏富,公務之暇,常醉心丹青翰墨,此冊即是吳氏臨仿清四王之首王時敏西廬之宋元名家山水十二幀,頗得步武婁東,上溯宋元諸大家,清雅絕俗,形神備至,堪稱能筆,故吳湖帆贊之曰“家藏手澤亦以此冊為第一巨品”,非為謬贊。
    回溯此冊來源、遞傳的經歷同樣趣味十足。據冊尾吳大澂臨王時敏原款所言,原來王時敏是看到另一位“四王”中與其并列的王鑒元照的臨宋元古賢山水冊頁,一時技癢,“見獵生喜聞樂起舞”,是以在王時敏中期臨仿宋元諸家,以順治九年壬辰(1652年)六十一歲時為其女婿吳世睿(圣符)繪《仿古山水圖》冊,今藏故宮博物院。
    西廬老人在此冊中技法融董(源)巨(然),三趙(趙令穰、趙伯駒、趙伯骕),元四家(黃公望、吳鎮、倪瓚、王蒙)之長,神韻超逸,也是南宗董其昌文人畫的一脈而承。吳大澂自藏家中得見此冊,以為是王時敏流傳作品中“所藏所見真跡以是冊為第一神品”。故借觀兩月并且悉心臨摹,一絲不茍。正所謂“摹古之難,形似者神不全,神具者形未肖,必功參造化,思接混茫乃能垂千秋而開后學,此閱歷有得之言?!?
    吳大澂自光緒壬辰(1892年)正月間對臨此冊,至花朝日(二月十二日)臨畢題跋,竟與王時敏作畫時(順治壬辰花朝)年月相符,相隔二百四十年整,也是絕妙巧合。
    吳湖帆寶愛此冊,一是因為該冊是乃祖精心之作,故向吳興龐虛齋處借來王時敏山水原冊,特意選在甲戌(1934年)花朝日,將乃祖的題跋轉錄在《愙齋臨西廬山水冊》冊尾,這篇轉錄的長文題跋,也是對吳大澂轉錄王時敏長跋的呼應和致敬。冊頁重新裝裱后,吳湖帆將當日愙齋手自書冊套之橫簽移裱至冊頁內頁。同頁還有癸亥(1923年)三月鈍齋吳郁生的短題。吳郁生(1854~1940),字蔚若,號鈍齋。元和縣人。光緒三年(1877年)進士,授翰林,曾為內閣學士兼禮部尚書、四川督學。主考廣東,康有為出其門下。與潘祖蔭、吳大澂皆有交誼。因吳大澂高居當朝一品,故湖帆選擇一品文官官服補子上的云間仙鶴紋樣為冊頁裱褙。
    吳湖帆珍視此冊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吳大澂臨仿本冊的光緒壬辰(1892)正月,正是孫媳潘靜淑誕生時刻,故對倩盦來說,該冊更是別具意味。當日潘靜淑嫁入吳家,夫唱婦隨,幫助整理書畫時,對此冊“謹敬寶藏亦特甚?!碑?940年庚辰吳湖帆再題本冊時,靜淑已為故人,池塘春草,畫家悵惘不已,睹物思人,慨嘆“翰墨有千秋,而人生無百年矣”。

    聯系我們

    北京市 朝陽區 阜通東大街1號院
    望京SOHO 塔1-A座-23層
    電話: +86 (10) 84400975/76/77
    電傳: +86 (10) 84400978
    郵箱: council@council.com.cn

    您所關注

    匡時關注全球藝術品動態,并將及時更新公司的網頁 與大家分享。

    您感興趣的品類:

    • 中國書畫
    • 瓷器雜項
    • 當代藝術
    • 佛教藝術
    • 珠寶尚品
    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我們將會嚴格保密, 僅用于回答您的問題和評論,或用于用戶 資料更新. 請閱讀我們的保護隱私的規定。